新闻资讯 Products
新闻中心 / Solutions
  • 发布时间: 2020 - 04 - 03
    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培养当代士君子▼古人说过:人生至乐,无如读书;至要,无如教子。教子有五:导其性、广其志、养其才、鼓其气、攻其病、废一不可。意思是说,人生最大的快乐莫如读书,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教育子女。教育孩子有五个要领:引导他的性情,开扩他的志向;培养他的才能,鼓励他的志气;克服他的弊病。只有读好书,才有智慧教育好自己的孩子。那又读什么书呢?读根本源的东西,读圣贤书,读经典。这些书经受了时间的考验,传播的范围广,写书的人发心至真至纯。与此类书为伴,可以开阔心胸,增长智慧,做人做事如理如法。因此,书院特开设亲子读经班,希望以此创造良好的集体学习经典的氛围,增进学习经典家长朋友们的感情交流与互动,促进亲子关系。于是我们就有了一个九年的亲子读经学习之路,九年很漫长,在报名之前,请家长想清楚,你是否有毅力走好这九年,亲子共学,家长是走在前面的,是家长先有志于此,志于此道,才会开启这九年的漫漫学习之路,我们在这里素心读书,涵咏经典,研习践行传统文化,修养心性,变化气质,成为当代的士君子。所以请家长一定要想清楚。九州书院公益亲子读经班—2020年上学期招生招募对象:有志于传习传统经典的家庭,孩子五岁以上学习时间:2月15号(暂定)开学   每周六上午09:00-10:30 上课,每周一次,两课时,共每学期36课时。学习地点:九州书院(上海市宝山区顾村公园...
  • 发布时间: 2020 - 04 - 03
    简讯在这新的一年的开端,我们齐聚九州书院,一起过一个特别的节日——‘九州书院第二届明道古琴大型文化节’,把雅致和诗意融入日常生活。这次古琴文化节,我们有幸邀请到“如山法师,恒一老师。两位古琴界的大家。本次古琴文化节我们也得到了明道古琴学员的现金和实物赞助,为古琴文化节的举办提供了很大的支持。从上午的两位老师讲授琴道到下午学员的精彩演出,以及晚上的“三籁古琴音乐会”的师生同台演奏,正常活动充满了张力,也是精彩纷呈。上午场开幕式及古琴大家论道山长谭耀华先生做了开幕致辞,在传统文化式微的今天,九州书院就是培育传统文化的土壤,让这里成为传统文化践行的沃土,把我们传统最精华的部分在今天学习之,践行之,发扬光大之,真正进入我们中国人的生命里,成就一个真正的中国人。恒一老师,在场的大部分都很熟悉。恒一老师是九州书院明道琴社社长,四年来为琴社之发展、传承付出了很大的心力,也是促成本次如山法师来书院讲道的主要因缘,在开幕式上做了致辞。我们的一位元老级的老同学张猛,这位老同学不仅对传统文化有热情,对琴社对书院的工作十分支持,同时对古琴学习又非常用功,也是本次文化节的赞助者,在开幕式上做了精彩的致辞。张先生深刻体验到,我们传统的艺术,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情,每个人都可以成为雅人,成为君子。在正式的琴道会讲,如山法师从天地之道出发,我们回到我们的文化的源头,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这样的一种...
  • 发布时间: 2019 - 07 - 29
    缘起教育,最终的目的不仅仅是毕业后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而是寻找到立身处世之基石,最大程度地实现自我的价值。近世以来,西学东渐,我们的整个的教育体系近乎西式的,我们的生活方式也离我们的传统越来越远。孩子们在学校学习语数外政史地物化生等分科之学,重科学重知识而轻人文轻德行,无经典的启蒙,也没有四书五经的研习,也没有礼仪的践行;课外补习外语、钢琴、吉他、绘画,乃至跆拳道,甚少关注我们古典的琴棋书画诗香茶武术中医等,这些是我们这个民族几千年来经过时间洗练而留下的经典和精华,而大部分的孩子没有机会一睹其真面目,只是“道听途说”而妄加议论,听到孩子随口“孔老二”叫着,看到孩子对传统的不屑,深深感到痛心,老祖宗留下的珍宝,我们就这样视若敝履,我们就这样轻视我们的传统,无视我们文化的根源,这个民族还能够走多远呢? 传统文化研习营开营之目的近年来,民间乃至国家对我们的传统文化越来越重视,传统文化复兴的势头正在全社会展开,而这个过程是漫长的,因为我们整个的教育体系和民众的生活方式决定了这个复兴并不能一蹴而就,需要全社会行动起来,找回我们文化的根基,每个人都能找寻到立身处世之基。我们传统文化研习营正是基于这样的一个理想而设立,“想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尝尝”,没有那么多大道理,传统文化,是生命的学问,是生命的践行,受用了,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古之学人为己,今之学人为人”,心有所得,怡然...
藏品鉴定,保真交易
不成交不收费
咨询热线: 0755-2955 6666
Products 国学视野

国学热是中国人自发的文化自救

核心提示:在历史上,陈寅恪等先生很早就提出过类似的想法,认为输入外国思想,一定要注意本民族的文化主体地位。陈寅恪是中国近百年来最伟大的学者之一,他最了不起的就是提出并且终生奉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可以作为中国知识分子永远的标杆。不奉行这十个字,就不要期望自己有什么成就,搞来搞去,最后还是一个流程。


编者注:9月7日,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唐翼明在武汉大学素质教育讲堂,以“百年文化反思与国学热”为主题发表演讲。

 

唐翼明认为有必要对百年文化做一个反思,五四时期的文化主张已经偏左,五四以后应该往右转,结果却还是不断向左,“五四运动以后,该走的路其实是应该纠偏,而我们事实上是继续向左,最后把中国文化的命脉斩断了。”

 

在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时期,中国人已经失去文化自信,一切以外国为准,给后世带来无穷后患。之所以今天在民间会兴起国学热,唐翼明认为,是因为大家发现传统文化并不像原来说得那么糟糕,其实也有很多宝,“国学热实际上就是中国人自发的一种文化自救和道德自救。”

 

唐翼明,华中师范大学国学院院长、魏晋文化史专家、书法家。文革结束后第一批硕士学位获得者,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博士,曾任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教授。著有《魏晋清谈》、《唐翼明解读<颜氏家训>》,最近出版《时代与命运》。

 

今天我与大家交流的题目是“百年文化反思与国学热”。国学热正在兴起,武汉三个最有名的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和华中师范大学都成立国学院。放眼全国也可以看到,凡是比较好的大学,几乎都成立了国学院。

 

关于国学还有很多争论,比如什么叫国学,大家看法不一致;国学有没有复兴的必要,有没有必要把它列为大学中的正规课程,也有很多争论;国学到底是好东西还是不好的东西,这些都还有争论。

 

什么是国学?国学有广义和狭义两种,广义上国学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章太炎首先提出“国故”这一名词,“故”就是指不是此刻的,而是过去的文化和传统。后来胡适说章先生的这个提法可以接受,所以他后来号召整理国故,这一学问也被称为国故学,慢慢就简化为国学。也就是说反映中国过去的文化和学问都可以叫国学,与中国传统文化差不多可以划等号。

 

狭义的国学可以以人作个比喻,脑袋就是经学,到清朝基本定位为十三经;二十四史加上清史稿,以及子书和集部,这大概相当于近代的历史、哲学、文学,他们就相当于人的躯干;而腿部和脚部等根基就是小学,小学包括声韵、训诂、文字,比如说文解字就是小学。他们加到一起就构成国学,是真正作为学问的国学。在武汉大学这样的地方讲国学,想必还是要讲学术性的国学。

 

现在中国的确有许多人在学国学,而且基本是一种自发的状态,这股热潮已经烧了若干年,还要烧下去。既然上面没有提倡,党中央没有号召,教育部也没有规定,为什么会烧起来?国学热有没有道理?世界上没有什么无缘无故的事情,既然发生,就有道理。至于好不好?见仁见智,有人说不好,中国这些烂东西有什么好处?没有进步,而且是在倒退,因为五四时期我们就已经打倒了孔家店。

 

五四时期的一些先进知识分子,对传统几乎都持有激烈的批判态度,比如鲁迅就说中国的书没有什么好读,看中国的书会一天天消沉下去,外国的书才能够让人生出一些力量和勇气,所以他劝中国青年尽量少看中国的古书,多看外国书。大家不要以为只有鲁迅才比较激进,有些今天看起来很保守的人,比如蒋经国的老师吴稚晖,他在五四时就说,所有线装书都可以丢到毛厕。五四知识分子对传统的批判几乎是一边倒。因此,现在提倡国学,是不是就在和五四唱反调,把先前革掉的东西复辟?有的人一点都不看好国学,持反对态度的大有人在。

 

因此,到底怎么来理解国学热?怎么评价国学热?要说清这一问题,就有必要对百年文化做一个反思,只有如此才能够回答国学热为什么会兴起,应该如何评价国学热。

 

今年是2013年,向前推一百年,也就是1913年,1913年的两年前清朝刚刚被推翻,发生辛亥革命,孙中山先做了临时大总统,而后让给袁世凯。袁世凯原本搞得好好的,但不知怎么发了昏,不仅当总统还要当皇帝。现在这个世界上不叫皇帝的皇帝多得很,袁世凯还是不够聪明,无皇帝之名的皇帝,可以当下去,一旦当皇帝,很快就被赶下台,不到花甲之年就被气死。

 

1913年后的第二年也发生重要的事,陈独秀在上海创办《新青年》。陈独秀学问不错,文章写得很好,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但后来被搞得很臭,不过这个人其实是应该肯定的。陈独秀很激进,胆子大,也有勇气,他在《新青年》鼓吹新思想,尤其是当时西方国家的新思想。当时的先进青年几乎人手一本《新青年》,不读《新青年》的人,就会被先进青年认为他们已经out了,当时《新青年》就有这样的权威。陈独秀的安徽同乡胡适,比他小,二人关系不错。胡适曾经臭得很厉害,现在又香得很厉害。胡适在1917年的《新青年》发表一篇文章,叫《文学改良刍议》,提倡改良中国的文字,中心主张就是用白话文代替文言文。陈独秀一看大喜,立刻发表,而且马上写了一篇文章附议,叫《文学革命论》。先进青年读了这两篇文章以后热血沸腾,大家群起响应,像傅斯年、顾颉刚等后来都成了胡适的学生,鲁迅也被钱玄同“怂恿”写出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发表在1918年的《新青年》。这样一来,当时中国就掀起一个大运动,后来被之为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就要从1915年陈独秀创办《新青年》算起,一直延续了六七年,大概到上世纪20年代初差不多算是大功告成,当时的北洋政府教育部命名小学课本用白话文代替了“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白话文运动是新文化运动最表面最明显的标志。

 

由于五四运动使新文化运动更具有特殊的意义,本来主要是语文改革,后来却成了新思潮的传播,如果只是白话文代替文言文,大概现在还不会把它称为新文化运动。1919年的五四运动是新文化运动中的重要时间结点,现在已经有人把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混在一起,叫做五四新文化运动。

 

在国外也发生大事件,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这是全世界的大事,意味着整个世界在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除原来那条自然形成的欧美路线外,又新增加一个模式,也就是苏联模式,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的新模式。而这件事情对中国的影响很大,一批知识分子吵得一塌糊涂,我们到底是走欧美的路,还是跟着苏联走?国民党与共产党斗争几十年,就是因为两个党选择的模式不同,国民党选英美模式,共产党选苏联模式。

 

今天看来上世纪一二十年代仍是一个令人神往的时期,当时的思想自由在中国历史上都是少有的。近代哪一个时期中国的人才储备最多?哪一个时期涌现了真正的大师?哪一时期中国对各种新思想有那么热烈的争论?就是新文化运动时期,也可以叫清末民初时期。中国历史上只有两个时期可以与这一时期相比,一是战国时期,出现孔子、老子、孟子和庄子等,另一个是魏晋时期,出现嵇康、阮籍等竹林七贤。

 

近代五四新文化时期,差不多可以与战国、魏晋时期相比,比如胡适、蔡元培、章太炎、王国维、陈寅恪都是这个时代的大师,现在有这种大师吗?国学大师的帽子满天飞,我敢跟大家负责任地讲,中国现在没有一个人够得上国学大师的称号,有一个人我觉得差不多,在美国的余英时先生,这大概是中国现在最伟大的文史学者,但就算余英时也不一定能够被称为国学大师,因为他不致经学和小学,主要是靠历史。香港的饶宗颐先生,是才子型的学者,今年90多岁,但是他和章太炎、王国维、陈寅恪这些人也没有可比性。刚刚过世的季羡林先生,很多人称他为国学大师,其实季先生也不是,季先生是搞印度学的,说他是印度学大师刚好,干什么要把国学大师的帽子套在他头上?

 

尽管大家对胡适有一些争议,但他还是了不起的,尤其他的思想具有前瞻性,时间越长愈发觉得他很伟大,今天根本没有人可以与这一代学者相比。发生在一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前后是中国思想最活跃的时期,可以与战国、魏晋时期相媲美。

 

中国近百年思想主流:文化失去自信 一切以外国为准

 

如果把战国、魏晋和五四新文化运动三个时期相比较,他们有哪些不同的地方?战国时期全部的思想是从中国本土产生,没有任何外来思想影响,魏晋时期基本是本土产生,后期才有印度佛教影响,很快也被中国文化同化。但是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与前面两时期极不相同,这一时期最活跃的思想全部是从外面输入中国,而不是本土产生。比如民主自由主义,主要是在英国、美国产生,共产主义主要是在法国、德国、俄国产生,无政府主义主要在法国和俄国产生,在五四时期很有势力,毛泽东早年就受到无政府主义的很大影响。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思想,几乎没有哪一种不是从外国传入,而不是本土产生,这是与前两个时期最大的不同。

 

这一不同导致很多问题,优点缺点都有,主要是缺点。本土产生的思想很自然,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外边传进来的东西多少不太自然,总是带有某种被迫的痕迹。实际五四时期中国的外来思想是被打出来的,鸦片战争以前中国人很自大,认为自己地大物博,做天朝美梦,周边国家都是蛮夷小邦,微不足道。到鸦片战争才一觉睡醒,周围蛮夷小国都变得这么了不起。中国人梦醒后,先进知识分子纷纷提出来要睁眼看世界,不能总是关门做梦。而后发生洋务运动、戊戌变法,最终爆发辛亥革命,清朝被推翻。

 

新建立的民国政府又开始陷入军阀轮流执政,中央政府不强大,于是才给了知识分子自由空间,凡是历史上思想比较自由的时期都是专制不强的时期,中央政权不太稳的时期,战国是这样,魏晋也是这样。越是专制时期,中央政权越是牢固,思想也就没有自由。到了五四时期,思想又比较自由,而且世界发生大变化,各种外边的声音传进中国,激烈碰撞。

 

而此时中国人已经被打怕了,很自然就产生一种民族自卑心理,一种文化不自信的心理,觉得什么都是外国好,因此才会有一些激进分子,说什么中国书都不要读,中国的传统道德也全部被否定,比如孝。孝其实是中国文化中非常珍贵的遗产,这是全世界都没有的观念,是非常好的,如果你们到国外观察下,西方世界的家庭状况比中国差得多,特别是老年人孤苦无依,很可怜,中国人的孝道是很了不起的道德,五四时期孝道也被践踏。中国人已经没有文化自信,一切以外国为准,这就是五四运动和新文化运动一个最大弊端,而且给后世带来无穷后患。

 

中国文化是不是真就那么不好?如果没有外国观念的输入,中国自己就不会产生现代观念吗?我是不相信的。没有西方的民主自由主义,没有马列主义,没有西方无政府主义,中国人就还要当猴子,就不能进化?没这回事,中国五千年的文明,辉煌灿烂,没有外国的冲击和影响,中国人也会发展出现代工业,但是要晚一点。所有现代观念在传统文化资源中都可以找到类似的东西,比方孔夫子“仁”的思想不会慢慢发展出现代“博爱”思想?孔夫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难道不可以间接发展出“平等、宽容”思想?从孟子所讲“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难道不能发展出独立的人格自由?我相信即使没有任何外来因素的刺激,中国文明完全能自然发展出这些思想,时间可能晚一点。

 

不过,世界已经慢慢变成地球村,中国没有办法再关起门来,也没有办法把自己锁在“桃花源”里,不愿接受外面的影响,也要接受。外国人打进来,就使得中国的文化在不情愿的状态下发生变化,就像一个婴儿,等一些日子就可以顺产,现在却要打一针催胎,受外来影响,被迫早产,于是引来许多麻烦,部分激进知识分子认为中国文化什么都不行,什么都要学外国,这个想法基本是近百年中国思想的主流。

 

为什么这么说?左派批判右派的一个重要论点就是右派主张全盘西化,但是我要反问,左派自己不也是全盘西化吗?只是左右两派认定的“西”不同而已,右派认定的“西”是英国、美国,左派认定的“西”是法国、德国、俄国,仅此区别。右派一边倒向英美,左派一边倒向苏联、德国,都是全盘西化,都是不要自己的文化。五四的时候已经左了,后面就步步更左,一直左到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左手打倒英美民主自由主义,右手打倒苏联修正主义,还一头把中国传统文化也撞掉,结果什么都没有了,英美不可学,德俄不可学,古代不可学,那还有什么?

 

虽然五四运动和文革都是过激的,但不同的地方就在于五四运动是自下而上,文革是自上而下,文革说是群众运动,其实是运动群众,用政治力量来否定传统文化,造成的破坏与五四运动完全不同。五四运动基本是对的,有些过激的做法可以理解,文革是错误的,是不能容忍的,这种事情不能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再次发生,如果再发生我们这个民族就没救了。

 

国学为何热:五四后文化日益偏左 国学热属于文化自救

 

中国文化走到目前这么一个贫瘠的局面,道德滑坡到今天这么一个令人担忧的局面,都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如果当初不否定中国传统文化,我们又怎么会这样?

 

中国是礼仪之邦,可是现在的中国人被认为是最不文明、最不讲礼貌的民族,最近连中央都发布指示,要求出国旅行注意形象,这就说明国人形象是不好的。现在道德完全堕落,为了赚钱,死人都可以不在意,官场也日益腐败,随时都可以抓出一个贪污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贪官,老虎、苍蝇一大把。甚至现在连学生都腐败,当时我们是很努力读书的,觉得中国振兴有望,真是一头埋进书海,现在完全不是,校园官场化、学术商品化,言之痛心,根子在哪儿?根源就在于对中国传统文化否定的太多。

 

现在大陆与台湾之间往来日益频繁,凡是到过台湾的人,都不能否认台湾的民风实在比内地好很多,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和礼貌,社会制度的文明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不是什么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台湾的传统文化没有受到什么冲击,五四时期台湾没有怎么冲击,1949年政权交替没有影响到台湾,文革时期台湾在搞经济起飞,所以传统文化没有中断,基本还保留在民间。

 

我有一个观点,在文化问题上,任何外来的先进观念,最多只能被嫁接过来,不能搞移栽,把自己的树拔掉,栽别人的树是不行的。中国这样一个文化大树,已经发育四五千年,有无数的根系,伸到民族的机体中,伸到每一个人身上和每一个家庭中。把大树一拔,就完了,再栽种任何别的树也是没有用的,活不了,因为它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长出那么多根系和须根,嫁接还可以,嫁接是部分吸取,好的东西要,不好的不要。百年来文化上犯的最大的错误就在于,我们总是试图搞移栽,右派试图这样做,左派也试图这样做,所以引出一大堆问题,造成今天的恶果。

 

在历史上,陈寅恪等先生很早就提出过类似的想法,认为输入外国思想,一定要注意本民族的文化主体地位。陈寅恪是中国近百年来最伟大的学者之一,他最了不起的就是提出并且终生奉行“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可以作为中国知识分子永远的标杆。不奉行这十个字,就不要期望自己有什么成就,搞来搞去,最后还是一个流程。

 

五四时期的主张已经太过左,五四偏左可以理解,陈独秀、鲁迅、胡适等是恨铁不成钢,矫枉过正,但是“过正”并不等于就是“正”,五四以后应该往右转,而我们还是不断向左,向左,向左。百年来,中国最流行的“歌曲”就是向左进行曲,终于发展到都唱红歌的天怒人怨地步。

 

五四时期最了不起的文学明星中,胡适功劳最大,他主张白话文,没有人会认为错,取代文言文,是历史的潮流。现在还没有人在这方面批评胡适,但是不是完全不可以批评他呢?我今天就要批评,白话文代替文言文是可以的,但是不应该废止文言文,很多的宝贝在文言文中,一分解就都没了。比如博爱,好像中国人从来不讲,只是外国人在讲,其实原因之一就是文言被废除,“仁”字基本不单独出现,只用在其他词语中,例如麻木不仁、为富不仁等,大家忘掉这个观念,以为“博爱”观念就是外国人发明的。

 

另外,白话文比起文言文真是粗糙很多。比如第一人称,文言文可以说余、予、吾等,表示谦虚一点的有鄙人、在下、不才,如果自己很尊贵,有孤家、寡人,有朕,至少几十个,而白话文只有一个,对谁讲都是“我”,没区分,一点都不细致,难道这不是一种损失吗?

 

文言文是不应该废止的,文言文学好了,白话文一定写得好。近代作家凡是语言好的,必是文言很好,鲁迅虽然自己骂文言,但鲁迅的文言功底何其好,所以他才能写出那么漂亮的白话文。钱钟书的《围城》写得多漂亮,钱钟书的古文好到《管锥编》全都是文言写成。五四时期那一批人自己文言学的很好,叫年轻人不要念,懂不懂?也有在古文上比较差的,巴金就是其中一个,今天去看巴金的小说,说句不客气的话,简直念不下去,年青时我喜欢看他的书,年纪大一点就已经看不下去,语言太粗糙了,太没有胃口。还包括文字改革,繁体字改为简体字,也给今天带来很多问题。

 

总之,五四运动以后,该走的路其实是应该纠偏,而不是继续向左,而我们事实上是继续向左,最后把中国文化的命脉斩断了。这样也就可以回答,为什么今天在民间会兴起一个国学热?搞了上百年,大家发现我们的祖宗并不像原来说的那么糟糕,传统文化其实也有很多宝,丢掉传统文化其实是不对的。所以,就算上面不命令人们学国学,个人也要学。什么是国学热?国学热实际上就是中国人自发的一种文化自救和道德自救,就这么回事。


  • 专业

    国家专业考古仪器

    提供专业古董鉴定

  • 正规

    与国内国家认证的

    正规竞卖公司合作

  • 高效

    真品交易时间短

    成交率高

  • 诚信

    真品交易全部免费

    交易完毕再收佣金

Copyright ©2017 - 2020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版权所有:上海禹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九州书院   总部地址:上海市宝山区顾村公园
电话:021-61994688 15000791998
网址:www.jiuzhoushuyuan.com    
 沪ICP备17011294